(。

长似少年时。

有时候觉得世界索然无味,也许只是缺了那个人而已。

「桃崽」花灯纸扇流萤处(重制*1)

①:末日模式(。
②:桃花1st/部分3rd视角。大概是想体现出一些做梦/回忆之类的感觉吧。
③:写作灵感:东山花灯路。超棒的纯音,编曲无可挑剔)。以及文中一些诗句引自(云村)评论区。
④:写作水平很渣。见谅。第一次重制。(以及大概没有外传是看不懂的吧....?欢迎评论区脑补一下剧情哦√。)
⑤:图源阴阳师公众号推送。

那人是谁.....我又是谁。
饮酒高歌,提笔作诗,挥洒间气贯长虹,惊鸿一面。兴奋羞怯,自以为未露马脚,藏身花丛之后,山水之间。
应是稍有些醉了。脸上的绯红色与淡橙色的萤火交织于身侧。夏夜的旧风穿越时光踱步而来,四周的落花挂上了几层薄纱。
不知何时,一切都温暖了起来。
我不清楚今夜为什么如此的美,也许是因为我自己便不清楚罢。被酒气冲昏了头脑,昏到居然能干出这种傻事,居然会来这里偷看他发酒疯。
回过神来,他已经走了。
染墨的宣纸安静躺在几瓣桃花上。


既然看到了,就当是顺手路过替他拿回去吧。
近看,纸上有一句诗。
“古路无行客,寒山独见君。”
…这个家伙,到头来还是从一开始就发现我了。这样的话,我如果不回敬一下,那可真是对不起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来看你。
我捧着他的那首诗回到了书房里,悄悄铺平在案上,正要落笔。
“…你!”
笔杆上贴着一行字。
“白绫赤足履木屐,遥上东山花灯路。”
和从前一样,我的心思总是能让你猜到。
真是过分。
不过...也挺好的。


我摘下那支笔上的纸条,撕下诗卷的那一角,带在身旁。
京都的夜景很美。从这里去东山的路会经过夜市,此时应正繁华着。
我换上樱准备的人类衣裳,戴上姑获鸟的斗笠,藏起头上挡住刘海的角,一番梳妆。
出庭院,至町中,八街九陌,车水马龙。
“销金小伞揭高标,江藕青梅满担挑。依旧承平风景在,街头吹彻卖饧萧。”
可是我身上没有钱。那个家伙,我自己都数不清他管我要过多少钱了。天天就知道喝酒喝酒喝酒,酒不要钱啊....真是的。
我用了一计,他教我的,好像叫什么“顺手牵羊”还是什么“浑水摸鱼”。这样我就有了两串冰糖葫芦和一大杯酸梅汤了…真甜。
唉。本桃花果然比那只妖狐聪明多了。
…什么?说夜市有妖气,有阴阳师要来退治了?
嗯....妖气什么的我不知道和我没有关系我先走了一定没有人看见我☆....快跑!

....什么?怕?本桃花会怕什么安倍晴明?

------

“...什么?怕?本桃花会怕阴阳师?”
“等他来了,你就没得吃了,快走。”
看着同样的九衢三市,眼前不禁浮现了有些发黄的老旧记忆。
“那现在就好好在这吃呗。”我一边嚼着冰糖葫芦,一边说。
颇有几分人间少女模样。
“......”
“.....嗯?”我吞下木签上穿着的最后一颗山楂。
“那是小生的份。”
旧梦里的欢笑声淹没在灯火阑珊处。
“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......急急如律令!”
自那一天以后,我成了式神。虽然不能像原来那样自由,每天要帮忙治伤,但所幸樱和妖狐也来了,也算有了个不太像样的......家。
这是,三年前。


原来...已经这么久了。
我已无心在夜市的喧闹中流连,去了东边。
这里的阵法在运转着,看来那位失忆的晴明是要来了吧....果然。身后有风吹动符咒的声音。
“在下阴阳师,安倍晴明。”
“......嗯。”我没有回头,自顾自的向前走。
“汝为桃花之妖,素无作恶之习,何故于夜市引起异变?”
“......要你管。”
“在下退治妖气而来,你.....”我没让他把话说完。
“闭嘴。”
“又是被妖气冲昏心智吗......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,急急如律令------”
“我要去东山。”我转身看着他。一瓣桃花落在符咒的中心,不再发光,一分为二,在空中化为灰烬。
“......无论如何?”
他明白了。
“无论如何。”

我在符咒阵中看着夜城的灯火渐渐黯然,看着东山上那片繁星般的花火默默长明。
那是…东山花灯路。
那里很美。上次去是冬天,那时景色很美。雪美,灯美,花也美。如今虽没有了雪,但也应是美的。料今夏来此应如是。
记得青行灯曾说过,如果她的这一天到了,她一定会选择京都的东山,在那里安心放下她的灯,向人们讲述最后一个怪谈。
大概我也会吧。
不只因为那里有花。
那里有他......和他的风花雪月。


我走在路上,感觉周围一切都凉了下来,许是夏夜的那种清凉吧。
石阶满是苔霜,地上有很多叶子。踩上去有些脆,发出酥碎的声音。可这离秋天还早…或许这就是所谓秋从东山来吧。
花灯路的美,城里人难得一见,因为想要观赏花灯,便要在山上过夜。但是他是谁,我是谁嘛,要是还得像人类那样,这妖干脆也就不做了。

凝脂皓腕一缕流萤转,千梦烟火几重。
挥袖几瓣乱红飞,灯花渐落,故梦伊人旧。

......看到他了。还是在那个地方。
不过.....这应是最后了吧。
我才不会傻到连最后一次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。
明明早已暗定终生......你却先我而行。
你们...都是。
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着急离我而去。

眼前忽有些恍惚。
我的眼眶有点湿润了。我知道,这场梦要醒了。

回神间已是妖气弥漫于四方,萤火漫天,花灯未眠。

他折扇一展,依旧露着那种傲才而又有些捉摸不透的笑容....有点欠揍哦。

我手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......他的扇子。
有题字。
拂江踏树纸伞撕,迟雨青板木屐至。
花姬别致,何苦遗失。

你总是能玩出很多花样来。
我知道这没有意义,但还是抬起了头。
“呐,记得.....”

路上没有一个人影。
他的气息消失了... . ..消散了。

虽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......但在梦里,也还是会很痛呢。

你到哪里去了啊。
你说话啊。
....快说啊。
你 ...你去哪了啊。
你快回来啊。
落下的泪水倒流回最初记忆中的脸颊。
我会一直等着你的......喂。
早点回来。
嘴角依稀有一丝当年温柔的轻笑。

“......你这家伙。”

我站在院子中间。
这里早已没有人了。
樱不在了,那妖狐也不在了。大家...都不见了。
都已经离我而去了。
我推了推门,腐朽的门闩与泛黄的记忆一同消散在尘雾里。
抱歉,我.....果然还是。不能再等下去了。
我要去寻找你。
哪怕多么困难多么艰辛。我也要去找你。

“虽然,虽然是意料之中吧......但是,果然我还是.....”
“...你一定要活下去。”

抱歉。我...可能要让你失望了。

“少年时有春风意,半为诗酒半为萤。夜寒梦醒难为眠,一轮孤月一生秋。”

——又可以见到大家了呢。



所以。
也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。
希望屏幕前的你,也能偶尔抬起头品味一番这风花雪月呢。
待会会把外传传上来)。

诶嘿他们俩长得好像啊ww
好想写文。
(虽然死傲娇和病娇感觉相性不是很好...x)@